自他从讨债小混混手中救了她和外公,并将他们托付给好友照顾协助开店,她便守承诺地每天留一个甜甜圈,让他想吃的时候就能吃得到,然而孤单甜甜圈始终等不到它的主人;七年过去,她万没想到会在送货至会场时,再度遇上他──这集团走马上任的总经理,还穿著工作服被留下参加交接酒会,更尴尬的是,当听见有人在台下说他坏话,她忍不住出言驳斥,竟换来不识大体指责,让她郁卒到不行,以为他变了;后来他亲自上门解释,还在月光下诉衷情,不禁又让她的心蠢蠢欲动,只是面对七年来对她掏心掏肺的恩人,和对他不谅解的外公,她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