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这真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吗?成天提着一把剑寻他……如果婚后她也这般“盛情”依旧,那……那他这御赐神捕武状元的威名不全扫地啦?所以……呃,“信用”这个辞儿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嘛,那敢问,他可不可以毁婚啊?当然不可以!不料——在他大喜之日,他居然被那个泼妻给休了?她竟先落跑了……天啊!该逃的人是他吧?这场梦魇啊……是啊,他该逃得远远的才是,怎么他又得寻她去咧?看着她被他家满屋子的怪人恶整,他还真是心疼哩!啊……心疼?他心疼她?糟了,他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了,他怎会心疼她呢?不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