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感觉、没神经”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不知感恩、专门抢别人的东西”——是旁人对她的评价,这些皆不是构成“好女人”的要件,但她却每每引发出自己内心莫名的悸动,也不知为何会对这样的女人牵肠挂肚的,逐渐地他发现自己对她的认知似乎有错,也察觉到在自己心中她占有颇重的分量,然而,过去对她的误解却早已造成伤害……没有人能像他这么轻易的惹她,一开始——便遭他指责成是个没有父爱的“男人”,尔后每当两人不期而遇时,加诸于身的——不是莫名的指控就是恶毒的嘲讽,但他有时又展现出慑人心魂的温柔,看见她受伤更是心急如焚,可是倘若他真的对自己有意,又怎会舍得让她一次比一次的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