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情她变成王昭君第二?被父皇当成贡品送到西夏和番去野蛮夫君竟然是那天偷看她洗澡的“怪叔叔”!而且老是色迷迷用嘴巴喂她酒,想要藉机“行凶”又借口夜晚天气太冷要她当暖炉哼!谁说贡品就可以随意供人享用她要让他知道煮熟的鸭子也是可以飞走的!他从第一眼见到她,就决定要她了但她在新婚之夜竟对他大吼她爱的是别人还在宫里到处惹是生非让他收拾善后最棘手的是父皇被毒杀,而她是最大的嫌疑犯这时情敌又趁乱举兵攻打要抢走她面对一连串的内忧外患,他要做个明确的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