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的猎物,从来没有到不了手的──”这个外表斯文、气质俊雅的男人,有一双野兽似的眼,他说得那么气定神闲,神色却傲慢得彻底,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包括她,真让人气恼;她很想挫挫他的锐气,让他明白她也不是好惹的,却总是败在他那难以捉摸的心思与举止上;好气他常常让自己觉得像个孩子,在他面前无理取闹,可是,又忍不住偷偷享受他给的任性的机会;她隐隐约约地知道他的“猎物”是什么,却不想轻易如他所愿,也要他尝尝被爱折磨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