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她是个才双十年华的姑娘家耶到现在连半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已经够悲哀了老爸竟然要她嫁给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人那家伙还是她去世多年的老妈名义上的弟弟!笑话!她怎么可能让自己葬送在这桩乱伦的婚姻中?她索性包袱款款离家出走,把老爸的话抛得老远若非要她嫁,她倒还比较愿意嫁给这位刚认识的帅哥虽然他的皮肤白得像从没晒过太阳,让她嫉妒得要命但就算他看来体弱多病,对待她可是既贴心又温柔害她老是口水直直流,巴不得一口把他吞下肚……只是她作梦也想不到,他会在与她道别后跑到她家还成了她老爸亲爱的小舅子兼未来的好女婿?!讨厌!究竟是谁恶作剧,她不甘心就这样妥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