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总说他们体内住著吉普赛人的灵魂,因此老是带著她们三姊妹到处去旅行。可她好渴望有个安定的家园,有个爱自己、也爱家庭的人,可以跟她平凡安稳地过一生。但……或许是流浪的日子过太久了,居无定所、来去匆匆的生活,让她早已学会了不去期待。直到——那个孤单落寞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让她忍不住邀他加入她与侄子的野餐,让他开始参与她的生活。他的谈吐、举止十分优雅,完全不像她这个世界的人,但他对她很好、对她侄子很好、对她周遭的人也很好,好到让她……害怕。为了避免发生期待愈高,失望愈大的惨况,她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