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八年的时间长成了王府无可替代的继承人,雍黎不知道自己是该后悔还是庆幸。她庆幸遇见他,与他同行一路,却又苦苦挣扎于家国天下。凤起惊澜,归来时宁。她和他,一个是九旋之渊步步为营,一个是履正清修思谋千里;一个是上璋青凤亦有往事磨折,一个是长楚亲王却含隐秘身世。她道,“前进之路,磨折重重,可愿同行?”他道,“凤归之邀,幸甚至哉,安敢不从?”